所有栏目
808

文房四宝知识普及

2018/2/8

  文房四宝,中国汉族传统文化中的文书工具,即笔、墨、纸、砚,典出:“文房四宝出二郡,迩来赏玩君与予”。文房四宝之名,起源于南北朝时期。历史上,“文房四宝”所指之物屡有变化。在南唐时,“文房四宝”特指宣城诸葛笔、徽州李廷圭墨、澄心堂纸,婺源(原属安徽徽州府,现属于江西)龙尾砚。自宋朝以来“文房四宝”则特指湖笔(浙江省湖州)、徽墨(徽州,现安徽歙县)、宣纸(现安徽省泾县,泾县古属宁国府,产纸以府治宣城为名)、洮砚(现甘肃省卓尼县)、端砚(现广东省肇庆,古称端州)、歙砚(现安徽歙县)。宣城市是全国唯一的“文房四宝之乡”,主产宣纸(泾县)、宣笔(泾县/旌德)、徽墨(绩溪/旌德)、宣砚(旌德)。



  文房四宝因其独特的制作工艺,特别能展现中国书画艺术特有的魅力。田洪生说:“宣纸韧而润,光而不滑,吸水性强,着墨容易,用于书画则墨韵清晰,层次分明。”徽墨选用麝香、犀角、珍珠等名贵材料,香味浓郁、坚而有光,质细而润,色黑胶轻,入纸不晕,浓淡相宜。湖笔、宣笔则柔软而富有弹性,提而不散,铺下不软,笔锋尖锐,刚柔兼备。笔的管材选用紫檀、象牙、雕漆、玳瑁等,更增加了其附加值。


  文房四宝之中,造纸术是中国古代四大发明之一,其工艺技术不断推陈出新。在唐代,经过染黄黄檗、涂蜡烫平加工而成的硬黄纸,防蠹防潮,能长久保存,初唐写本《妙法莲花经》、王羲之《万岁通天帖》摹本,都用的是这种纸。五代至北宋时期,人们用丝线或马尾线把所设计的图案编在抄纸的竹帘上,因为有图案的地方抄纸时纤维层较薄,所以制出来的纸“水印”赫然。故宫博物院藏北宋李建中《同年帖》,纸面上就有波浪纹图案。


  笔砚精良,成为文人快事。优秀的书画作品离不开优质的文房工具。曹魏时期书法家韦诞善于制墨,有“一点如漆”的美誉。他曾说:“夫欲善其事,必利其器。若用张芝笔、左伯纸、及臣墨,兼此三者,又得臣手,然后可以逞径丈之势,方寸千言。”


  守正出新,当代制作的传承境遇


  进入现代,特别是进入互联网时代,人们的书写方式发生了革命性的变化。文房四宝淡出了主流书写领域,其传承与发展也面临着困境和诸多挑战。


  原料枯竭、质量下降是文房四宝面临的一大窘境。以毛笔为例,北京京华毛笔厂厂长武京生介绍,毛笔在制作中,有些品种为了增加笔毫弹性,需要加些猪鬃。过去家养的猪一年才宰杀,现在喂饲料的猪半年就宰杀,饲养周期的缩短使得猪鬃的弹性明显减弱。此外,由于环境变化和水草污染,山羊、山兔的皮毛也大不如前,必然导致毛笔质量的下降。


  藏砚颇富的北京翰典艺术馆馆长周同祥谈到,四大名砚中,端砚老坑石料早已开采枯竭,歙砚龙尾山石料也日渐稀少,产洮河砚老料的喇嘛崖已淹于水中,澄泥砚的制作工艺也难以恢复到古代的水平。他反问:“今天砚石材质已经与古代不同,其品质还能一样吗?”温州曙光皮纸厂总经理李丽萍也表示,尽管制作工艺没有变化,但因为纸浆质量与以前不同,“如今的温州皮纸和20年前的老纸比起来,纤维变短,坚韧度有所下降”。


  文房四宝的文化认同,也同样遇到了挑战。谈起墨的制作现状,安徽屯溪的制墨师金自俊有些无奈:“研出的墨,墨色丰富而有层次感,不似墨汁胶多缠笔,浓淡无起伏,又添加防腐剂,于纸有害。但许多书画家如今只用墨汁了。”周同祥说,现在一些制砚者缺少对砚文化的深刻理解,盲目追求材质和新奇感,把砚台制成了体型硕大,集木雕、石雕于一身的摆件,完全脱离了砚台的原始概念,使形制俗不可耐。


  由于文房四宝制作中很多工序靠手工完成,学习技艺过程艰辛,回报不高,后继乏人也成为制约文房四宝传承发展的一大难题。


  但令人欣慰的是,伴随着国学热、收藏热,传统文化正在以从未有过的热度回归,很多人认识到,传统书画在陶冶性情、增强修养方面的作用不可替代,文房四宝获得了新的发展机遇。


  2011年教育部下发通知,要求在中小学通过有关课程开展书法教育,“学生要用毛笔字写楷书,临摹书法大家”,这客观上推动了社会对文房四宝的需求。


  部分文房四宝用品还受到了热烈的追捧。中国宣纸集团宣纸研究所副所长黄飞松分析,由于目前有数量庞大的宣纸消费人群,比如中国书法家协会、美术家协会的艺术家群体,艺术院校学生和各地的书画爱好者,加上一些高档文书档案、纪念品为增加文化含量改用宣纸,预计未来对宣纸的需求还将持续增长。


  从使用到喜爱,从文具走向艺术品,凝结着中国传统文化和审美情趣的文房四宝,在新时代又开启了另一片蓝天